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五分PK10
安徽频道 > > 正文

大别山中桃花溪 云外烟村画里滩

2019年05月18日 17:02:24 来源: 幸运分分彩

    山中友人多次捎信来,邀请我去住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友人家住深山里,大别山腹地岳西县毛畈村的桃花溪畔。

    深秋时节,我从长江岸边古城出发,一路往北行,途中越过100多华里长江北岸平原,车行到安徽省潜山县境内一个叫做野人寨的镇子时,到了大别山南麓的边缘,从这里开始进山。

    一条大河从山中流出,两岸是连绵起伏的丘陵,越往山中行,山岭越高,盘山路段越多。渐渐的,刀劈斧削的悬崖不断出现,河流也降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公路沿着河谷在山中绕来绕去,东北方向突然出现一排高大山峰如城墙环列。从西边山中冲出来的湍急河水,被迎面高大山峰堵住,在逼仄的峡谷发出雷鸣般的怒吼,掉头向南奔腾而去。这里地名叫水吼岭,是进入大别山腹地的咽喉重镇。到了这里,才算真正进入大别山深处。

    友人的家还在前方,烟霭笼罩的重重叠叠大山中。车子继续沿着河谷溯流而上,两岸山中竹林渐渐多了,山岭渐渐俊秀起来,峡谷中的河流也渐渐平静下来,缓慢的流淌;河边出现几弯村落,人家渐渐多了;山水由突兀雄奇变得娟秀绮丽。

    翻过一处高岭,是潜岳两县的分界岭。公路盘旋下山,直奔河谷,河上出现了一座横跨两岸的大桥,此桥叫袁家渡大桥,过了桥,友人居住的村庄到了。

      雨中溪山烟云飞

    毛畈村,是一个高山峡谷型村落。

    一条大河把这里的群山劈成了峡谷,河流在峡谷中蜿蜒向东,又钻进重重叠叠的远山里。毛畈村数百户人家,有一大半沿着大河依山傍水而居。

    友人的家也在河边,依山而建独幢的两层楼房,进门是高大宽敞的正堂屋,楼上楼下六间卧室,4个卫生间。友人说,儿子和女儿进城安家了,这幢楼房平日里只有他和妻子两人住。

    桃花溪的黎明    吴志和摄

    我在山中住下,每天早晨都是在鸟叫声醒来,窗外的竹林、远处的青山尖挂着薄雾,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。白天闲来无事,跟着友人夫妇俩下地去摘菜,挖红薯;或者在主人家的楼上,看山中白云。晚上,山中静谧,看满天星星,银河壮阔。在山中,日子一下子就慢下来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,山中下起了秋雨。我站在友人家门口,眺望雨中的南面山峰。远山云雾缥缈,古树,房屋,山路在云雾中忽隐忽现,一幅墨迹淋漓的中国水墨画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细雨蒙蒙中,我打着雨伞走出村子,在雨中看山。

    溪谷两岸群峰重叠,险崖绝壁若断若连。 雨大时,山中白茫茫一片,群山隐去;雨停时,远山突然清晰,无数林梢上飘出缕缕丝状的雾气,迅速地集结为大片的云雾,在山腰慢慢飘动,又缭绕在山尖上。有了云雾,山、水、树、人家就有了黑白的浓淡,有了水墨的韵味。

    这个小山村四面环山,无论怎么走,无论朝哪个方向看,看到的都是山。河两岸的山像荷花的花瓣,一层层展开,由近到远,一山比一山高。

    树树皆秋色,山山白云飞   吴志和摄

    雨中的山里,最亮的是白墙黑瓦村庄人家。人家有的在山上,有的在河边,有的人家掩映在古树旁,有的人家藏在竹林里;或三三两两毗邻而居,或独门独院,门前山径曲曲弯弯,路边野花星星点点。住在山中,开门望云霞,推窗听鸟语,雨过远山青,雾散景色明。

    在途中遇见一农夫,见我是外面来的客人,问:“这里好看吗?”答:“真的是仙居了!”农夫笑了:“城里来的人都这么说。我们天天见惯了,不觉得有啥。”农夫的话没错,天天住在画里,反而不觉得是画了。

      一曲清溪绕山流

    毛畈村的山美如画,最美的还是村中的一条大河,又名桃花溪。每年春天河边桃花开了,花瓣坠入溪水中漂流,故名。

    友人带着我去下河,说要带我撑竹排游桃花溪。路过河边一户人家门前,一老妪正在朝着天上骂什么,友人上前打听,原来是山中一只老鹰把老人养的一只下蛋老母鸡叼走了。

    友人撑竹筏   吴志和摄

    来到桃花溪边,溪水空明澄澈,河底五彩鹅卵石、水中游鱼清晰可见。太阳光线照射下来,透过水面涟漪,在水底河床上形成了一道道金色水纹光环,如水底彩虹,绚丽夺目。

    河中行人   吴志和摄

    桃花溪峡谷两岸青山对峙,抬头仰望,头顶只有一线蓝天,峭壁间有一只苍鹰正在盘旋,警惕地望着我们。竹筏缓缓前行,沿溪峰峦绵延不绝,山间飞瀑山泉飘洒溅落,古树苍藤千姿百态。

    竹筏顺着溪水悠悠而行,友人向我介绍了桃花溪20多个景点,一路上山光水色,目不暇接。桃花溪既有小三峡之险峻,又有漓江之秀丽。遇两岸峭壁若合处,溪水在紧束的峡谷内奔腾咆哮,竹筏如箭离弦,顺着激流飞驰疾行。险滩之后,往往峰回路转,湾回别有天,溪水豁然开朗,水流舒缓,平静如镜,岸上村舍、河滩牛群、两岸青山倒映水中,景致幽静,充满了江南水乡的诗情画意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的竹筏漂到了下游的天仙寺。天仙寺旁有几户农家,叫傅家湾,村口有一株千年老槐树,树干几人合抱粗,当地民间传说七仙女在这里告别了董永,回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天仙寺眺望桃花溪   吴志和摄

    老槐树边有一条山涧,溪水从两山中流出来,汇入大河桃花溪。友人说,山涧里面叫小洞天。

    我们弃筏上岸,走过狭窄的山口,步行进入小洞天。两边高山全是竹海,山坡竹海中偶尔露出一两户人家的屋顶。

    转过山口,里面豁然开朗,别有洞天,土地平旷,村庄屋舍俨然,炊烟袅袅,正是午饭时间。

    芦花两岸雪  一川秋意浓

    毛畈村的春天漫山遍野杜鹃花,夏天溪水冰凉,最美的季节还是秋天。到了深秋,河边两岸、山道旁、人家门前,远远近近,层层叠叠,都是芦花,在秋风里摇曳,如雪白的浪花涌动。

    毛畈村芦花夕照   吴志和摄

    “望孤村,两三间,茅屋疏篱,溪水畔、一簇芦花晚照。”这是宋代一位无名的诗人芦花词。有芦花的地方,就是有诗有画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住在友人家期间,每到傍晚的时候,就到桃花溪边看芦花。坐在河滩草地上,看夕阳在芦花丛中渐渐西下,村庄里升起了炊烟,田里劳作的农人荷锄而归,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。

    桃花溪河滩上的芦花丛是芦雀鸟的栖息地。每天傍晚日落之前,芦雀们陆陆续续归巢,它们或成双结对,或携儿带女、或成群飞回芦苇滩上。芦花丛中鸟鸣声四起,有单只芦雀急促的叫声,似乎母亲在呼唤未归的孩子;有几只芦雀在一起的欢快叫声,似乎是分别重聚的亲热;还有的互相打闹叽叽喳喳吵得不停。

    暮色渐浓,所有的芦雀全部归来,它们要在芦花丛中过夜。芦花上到处落满了芦雀,有的跳跃于芦杆上,有点穿梭飞翔在芦花丛中,整个河滩上都是芦雀叽叽喳喳大合唱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试问钓鱼船,芦花浅水边”。到了夜晚,芦花深处河中亮起了渔火,有村民撑着竹筏,在河中收网取鱼。桃花溪中的小河鱼,是冷水鱼,大多数一指长左右,肉质细嫩,汤味极其鲜美。渔民头天晚上在河里布下丝网,两三天后去收网。这种小河鱼的产量非常少,每次收网仅能捕获三五斤左右。

    每逢天气晴好的上午,桃花溪的芦花丛中就传来女人们洗衣服的棒槌声。毛畈村家家户户都有自来水,但是村里的女人们仍然沿袭了祖辈的习俗,习惯在河里洗衣。

    当地女人们认为洗衣服不用棒槌捶打,衣服洗不清水;流动的溪水比自来水干净;女人们聚在一起洗衣服,图的是热闹,家长里短的聊天,一次衣服洗完,村子里一天内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桃花溪中白鹭飞    吴志和摄

    桃花溪芦花丛中,也是白鹭的栖息地,还有捕鱼的翠鸟,也在溪水中出没。友人说,等到了冬天,北方的野鸭就飞来了,在这里越冬。

    毛畈村仍然保持了原始的山水自然风貌,有佳山佳水,古老的风俗,淳朴的乡情,宁静的农耕生活。桃花溪,隐藏在大别山深处的一个桃花源。

    在友人家住了一个多星期,向主人请辞。友人夫妇一再挽留,挽留不得,友人恳切地问:“什么时候能再来?”听到这话,我心中感动。客人还未走,就期盼客人再来,这就是山里人真诚淳朴的性格。

    离开桃花溪时,友人送别,想起了唐代诗人李白离开皖南桃花潭时的送别诗: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此时心情,与古人相同。(吴志和)

    

集成阅读

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41124512344